但好歹也是整个金三角排名前二的人物可这样在

如果不注意听的话,似乎只是响了一枪而已!
 
    樊海珏掩着嘴,眼睛里面满是震惊!
 
    苏锐这枪打的实在是太惊艳了,那五个人的脑袋之上接二连三的爆出血花来!一个接一个的栽倒在地!
 
    “走!”苏锐拍了樊海珏的后背一下,然后像是一阵风般的爆射出去!
 
    十几米的距离,几乎瞬间就缩短了,苏锐来到那五个人的尸体旁边,并没有在他们的身上翻找,而是立刻趴在一片灌木之中,如果不注意的话,根本无法发现,这里面竟然藏着一个大活人!
 
    樊海珏非常聪明的没有跟上去,她已经知道苏锐要做什么了,于是这女人猫着腰跑到另一个方向隐藏起来,突击步枪的枪口对着山坡。
 
    他们刚刚开枪了,肯定会吸引山坡之下的暗哨出现!
 
    很快,苏锐的枪声就连续的响起来了,樊海珏这边也不示弱,砰砰砰的连续撂倒好几个人。
 
    这一阵枪声结束的十分钟后,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异常。
 
    苏锐这才站起身来,看了看那几个佣兵的尸体,不出意外的,他们在几人的旁边发现了迫击炮和单兵火箭筒。
 
    “真是大手笔。”苏锐冷笑道。
 
    站在这个绝佳的位置,能把樊海珏的整个基地尽收眼底,配合上迫击炮和单兵火箭筒,几乎想打哪里就打哪里!
 
    到时候,樊海珏的基地能被炸的一团糟!她的所有兵马都会被堵在基地里面,只有等死一途!
 
    “真是要命。”樊海珏看着现场的情况,似乎心有余悸。
 
    “是啊,不过敌人很快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们会立刻做出反应的。”苏锐说道。
 
    平心而论,苏锐即便到了现在,也没分析出来这次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当然,最大的嫌疑人便是死亡神殿了,可是对方那么多精英都死掉了,按理说不会那么快的布下这么大的局。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根本不是死亡神殿的行事风格。
 
    那个神秘且黑暗的势力,一贯都是走着精英战斗路线,每次派出来的都是改造过的高手,最起码也是能够媲美神卫的存在,根本不会搞这么多雇佣兵出来的。
 
    难道说,死亡神殿的那个喜欢装神弄鬼的老大最近转了性子?或者说这个势力本来就没多少改造高手,已经被苏锐给杀伤的差不多了?
 
    好吧,这两个理由真是……苏锐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尸体腰间的对讲机忽然响了起来!
 
    “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苏锐和樊海珏对视了一眼,后者点了点头。
 
    苏锐和她想的一样,于是俯身拿起了这个对讲机。
 
    “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请迅速汇报情况!”对讲机那边的语气加重了。
 
    苏锐的眼睛里面精芒闪动,对着对讲机说道:“情况一切正常。”
 
    可是,他这么一说,对讲机那边却忽然笑了起来!
 
    “阿波罗,做的很漂亮嘛。”那声音之中似乎带着戏谑之意。
 
    这句话让苏锐浑身紧绷!
 
    看着这个视野极佳的山顶,苏锐忽然想起了先前那个同样拥有着极为有利视线条件的迫击炮阵地!
 
    在那一次,苏锐夺取了阵地之后,立刻遭到了三名狙击手的攻击!
 
    那是针对他所布下的局!
 
    而这个山顶,和那迫击炮阵地似乎如出一辙!
 
    苏锐又大意了吗?这难道又是敌人所设下的圈套吗?
 
    樊海珏已经端起了枪,极为警惕的看向了四周。
 
    “我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苏锐对着对讲机说道:“你这次不会又安排狙击手来对付我了吧?”
 
    “同样的招式,我也不可能用两次。”对讲机那边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一个装神弄鬼的家伙而已。”苏锐冷笑道。
 
    “装神弄鬼?呵呵,我觉得这四个字很不适合我。”
 
    “你是罗达?”苏锐试探着问了一声。
 
    “罗达?你说的是那个没用的家伙吗?”那声音之中充满了浓浓的鄙夷之意:“阿波罗,什么罗达,不过是我的一条狗而已。”
 
    罗达是他的一条狗!
 
    樊海珏听了这话,眼睛里面流露出浓浓的震撼之意!
 
    罗达的势力虽然要比她逊色一点,但好歹也是整个金三角排名前二的人物,可这样在别人眼中都无法企及的大人物,落在此人的口中,竟成了一条狗!
 
    罗达都这样了,那么她樊海珏在对方的眼里,又是什么?
 
    这一刻,樊大美女忽然感觉到,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让人压抑了。
 
    她拼了命的努力,小心翼翼的活着,才到达了这样的高度,可即便如此,却在别人的眼中只有这样的地位,实在是让人感觉到无语凝噎。
 
    “我和罗达一样,也是一条狗?”樊海珏自言自语,很明显,她的情绪受到了些许波动。
 
    苏锐看了樊海珏一眼,对方眼睛里的震撼与伤感之色全部被他收入眼底了。
 
    于是,苏锐拍了拍樊海珏的肩膀,以示安慰。
 
    樊海珏竟是立刻露出了笑容,她凑在了苏锐的耳边,轻声说道:“就算我真是一条狗,我也只愿意做你的小母狗。”
 
    苏锐差点被这句话弄的口干舌燥,这个女妖精,总是不分时间不分场合的来挑弄他,真是简直了。
 
    “明人不做暗事,你这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暴露出来,有什么意思?”苏锐继续说道,他的目光同样充满着警惕,毕竟对方知道他的确切位置,随时可能丢过来一发炮弹。
 
    “我想不想暴露身份,那是我的自由,而且,我其实是个光明正大的人。”对讲机那边的声音之中仍旧带着戏谑之意:“只是有些时候会采取一点特别的手段罢了。”
 
    “什么手段?”苏锐眯着眼睛问道,在这一刻,他的心头顿生警兆!
 
    “很简单啊,比如我喜欢大晚上的放焰火。”对讲机那边忽然传来哈哈的大笑声!